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巴山夜雨

 連日雷雨後放晴,陽光暴烈,
刺眼的陽光彷彿要把大地曬融。
晚上洗臉時兩頰隱隱刺痛,
稍一回想才恍然發現:原來野外工作才兩個小時竟然曬傷!
不禁想念起前陣子的雨了。
有時滴滴答答,有時綿綿無聲,
有時浠瀝嘩啦,有時還夾帶陣陣悶雷;
傍晚若雨停,常常也可看到天邊晚霞層層,十分美麗。
那幾天晚上,窗前閱讀,沒雨時會聞到陣陣茉莉花香隨風飄來;
有雨時,就聽到雨打在那樹葉上的聲音,滴滴答答頗引人入神。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總是想起李商隱的這首詩。
詩人當時的心情穿越將近1200年,激起沒有距離的共鳴。

 
離臺兩個月了,大姐最近好嗎?這些日子我總是在心中惦念著。
我們在東半球,大姐在西半面;我們住北,大姊留南;
和大姐的最短距離是穿越地心的那條直線,
兩地相隔幾萬里,想念了,只好寫信。
記起李商隱有首名詩,詩裡最廣為人知的是最初兩句:
「想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但我牢牢記得的是最末兩句:
「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慇勤為探看」。
1200年前,一座山的阻隔就是障礙,
難以行走的荒山阻擋,就好像只能託青鳥(寫信輾轉託帶)頻頻探視;
現在交通發達,幾班飛機也就到了,
但現代人忙的是身也是心,俗務纏身,似乎不是說出發就能動身。
於是也只能託現代電子青鳥出馬了。
 
另外有一首詩更老,它距今約1800年,也就是公元200年,
詩叫作「飲馬長城窟行」,
不知作者的詩裡描述的是一位婦人思念出征丈夫的心情,詩說:
「青青河畔草,綿綿思遠道。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
夢見在我旁,忽覺在他鄉。他鄉各異縣,輾轉不相見。
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
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兒烹鯉魚,中有尺素書。
長跪讀素書,書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長相憶。」
 
這首詩除了「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之外,
不正是現在我們的想念嗎?
 
大姐何時會再來到北半球?這是個沒有答案也不需要刻意追求答案的問題。
人在何方都無妨,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安。
所有思念和祝福,在這裡都以詩裡兩句相寄:
「上言加餐飯,下言長相憶」
 

祝大家健康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