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92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啞鬧鐘

和的秋風輕輕入窗,我在窗前捧書閱讀,突然電話鈴響,大姐夫婦已在高雄火車站要搭上捷運來我家了!
收起書,拎起鑰匙,大頭狗聽見鑰匙的噹噹聲立刻從睡眠中一躍而起,站到紗門旁高興地等著。暖暖的陽光下,我牽著牠,慢悠悠往捷運站去。
車站旁,倆夫妻也剛到;一樣的,大姐輕巧巧拎著她的小手提包,輕盈盈在黃槐樹下慢慢走來;大姊夫挑夫似的在後面又提又揹又掛,滿眼關懷跟著走。
大姐是隨意走動,臨時起意來我家的。
到了家,放下行囊,便在家附近隨便走走,大姊夫這時說了一件事。
就在來高雄的前一晚發生的。
 
姐每晚大約十點二十分要固定用藥,每天這個時候大姊夫都幫忙注意著時間;然而這一夜大姊夫倦了,不知不覺睡著了。
大姐捧書看,想著待會兒看到一個段落時,時間大約剛好就在用藥時,於是放心閱讀。可是,我們都知道,一旦開始看書,大姐就會忘了身邊所有的事,這也是為什麼大姐燒菜的時候鍋子會燒乾?因為點了火,接著蹲身鋪地上遮油的報紙,但報紙上的蠅頭小字馬上吸引住大姐的注意力,看得入迷的人,就完全忘了火還在燒。
晚,在大姊夫呼呼的鼾聲中,大姐一樣入迷出神忘了時間,忘了十點二十分已經到了。
而卻就在這個時候,身邊小桌上,那只啞了不知多久,只能走動指針,已經沒有聲音的鬧鐘,說話了。
「現在時間,二十二點二十一分。」
打破了寂靜的聲音,錚錚錚敲醒了睡著的大姊夫,也把入迷書中世界的大姐叫回了魂。
愣忡裡,大姊馬上想起這個提醒的意思,趕緊起身倒水吞藥,幸好沒錯失了要緊的事。
但接著,那一晚,夫妻倆徹夜不能眠,黑漆漆的夜裡倆人反反覆覆輕聲說的都是同一件事:那啞了的鬧鐘怎麼會突然開口說話了?而且還不早不晚,就在剛過了晚上十點二十分之後的一分鐘?
夜沉沉,沒有答案。靜悄悄,秒針滴答響。
大姐的耳裡,彷彿聽到過去媽媽又氣又好笑的聲音:「書還在拏著!還不肯放!會急死了!」
 
媽媽生前擺在床頭的,晚上醒來時,按響,便會報時的,是它嗎?
   這一天,是星期一(2012年11月13日)。母親過世六年又三個月零九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