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92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民國101年金廈之旅

應該是民國90年前後第一次見到四姨。那一年我們幾個手足陪著母親到福州,和已先到福州的父親會合之後,回到母親娘家。
從長樂機場到福州市郊,四十分鐘的車程裡母親似乎有些沉默。到了家門口,鞭炮聲裡迎出來的,是小時候被母親揹著到處跑,彼時已經年近花甲,舅舅的孩子,鶯鶯表姊、慶生表哥,還有站在後面默默擦眼淚的老太太;那是四姨。
母親有四姐妹,母親是三姐,四姨是老么。戰亂的分離下,民國37年母親和家人一別半世紀。五十年的歲月磋跎,在見面時青絲早成白髮,滿面風霜中談起往日記憶,自然感慨萬千。
回台灣後不久,大姨、二姨相繼過世;不久,母親的身體也出現異狀,五年之內便離世了。
辦完母親的喪事,我和大哥陪著父親回鄉報喪,親戚都說我們瘦得脫形,幾乎不認得了!面對四姨,我們更加難抑心中痛楚,和母親最親的人只剩四姨了!聽著四姨頻頻的安慰和叮嚀,我得按捺著自己的情緒,才沒讓眼淚掉下來。
後來,我在金門讀書、工作,仗著地利和身份之便,每每想念母親時,我便買張船票,一小時就到對岸四姨家,聽聽四姨說話,看看她神似母親的話語、動作,心中就會覺得寬慰。有時,和四姨對面坐著,恍惚間以為母親來到眼前,不覺裡,竟把她喚成「媽媽」。
去年一年忙碌異常,心裡卻一直叨念著好久沒去探望四姨,掐指算算,四姨已經高齡93,她身體好嗎?
終於排出時間去探望她。消息放出,大姐、大哥、大嫂、二哥都說要同行,太好了!不畏颱風的威脅,我們如期出發,從金門往廈門。
8月21日早上,我們五人分從南北兩地出發,在金門會合。金門的好朋友提供了自己的客車、實惠又舒適的民宿給我們。因為颱風,其他的遊客都取消了行程,那天整棟民宿只剩我們五人,就好像是我們包下了整棟房子似的!
晚上,大家聚在二哥房間的小客廳聊天,直到夜深。平日二哥的眉頭總是深鎖,不知怎的,我總覺得那鎖彷彿被金門的風給撫平了。
隔天一早用過金門廣東粥、油條和饅頭、豆漿的豐富早餐,便到水頭碼頭。搭上九點往廈門五通碼頭的船,半小時後便到達廈門。搭了計程車先到同仁堂藥房買大姐的藥,再到外圖廈門書城看看書,辦完了瑣事,再搭車到四姨家。
原就說好了大家到外面吃飯,免得大熱天汗流浹背作飯菜;沒想到一踏進四姨家就見滿桌菜餚,周中表哥正打著赤膊在廚房忙著!為的是老人家方便參與,在家裡也可以更輕鬆聊天。四姨兩手交握,微笑看著我們表兄妹交談,所有的高興都寫在臉上。而高興之餘,我也不免神傷:母親若能健康多留幾年就好了!我可以帶著她來這裡,老姐妹不時相聚聊聊天,應該可以稍解她心中憂悶吧!
房間裡請出了在休息的姨丈,手術後吃食清淡的四姨陪著我們,大家開心的舉箸用餐-乾煎比目、紅燒鱸魚、手撕雞、炒海蜆、蒸花蟹、白灼蝦、鮮鮑魚丸湯、拌水薑、蒜黃瓜、炒甘藍…..林林總總一、二十道,最後還上了最有名的炒興化米粉!桌子都滿得無處擺飯碗了!
舉起杯,我們先喝了當地自產紅酒;四姨說已備了家鄉老酒,酒杯裡於是到進了黃色老酒;表哥興致甚佳,請出了收藏已久的江西「四特酒」,甜甜的味道很好入口,但38度酒精度是會有後勁的。最後,談到金門高梁,表哥說廈門「丹露」高梁已有百年以上歷史,不妨來嚐嚐?於是53度白酒也進了口。酒酣耳熱中,眾人退席到客廳飲茶,唯剩表哥、坐在表哥旁坐,與他相談甚歡的二哥、還有被表哥誤認酒量不錯的我,仍對著滿桌好菜續攤。表哥說:四姨早上五點便起床收拾家裡,一邊唸著我們幾個遠從巴西和台灣來看她了,心裡高興啊!其實,看到四姨如此健康硬朗,我們的心裡更歡喜;母親不在,看見四姨就像看見媽媽那樣親啊!
不知不覺時間竟已到四點!眼看預計要搭的東渡船班已來不及,我們便想到五通搭下班船。沒想到車到五通時,船班剛剛啟航!此時現場一位服務員藍小姐建議我們立刻回東渡,還有最後一班往金門的船。她並且提醒我們颱風已到台灣,明天班機可能大幅變動,於是我付費請她為我改訂更早班機,並也保留原先訂位,以備不時之需。
再回到東渡碼頭,恰恰來得及搭上最後一班船。一上船,二哥便睡去了。平日拘謹自持的二哥往日每次只有兩小杯飲酒,這回,可是徹底放鬆了。
回到金門時已晚上八點,中午的大餐還在肚子裡,晚上便不再進食,一天奔波再加整日情緒高昂,等到一歇下來,大家都倦了。
提著精神徹底梳洗完畢已近午夜,古厝天井中一輪明月高掛,台灣的颱風不及於此,青光遍灑,涼風輕輕,已經有點秋天的味道呢!
隔日大家都起得早,四下走動。七點用餐,天井裡就著晨光晨風邊吃邊聊。八點,撤去餐具取出帳單,親兄弟明算帳,用了半小時把帳結清,打道往機場去。負責開車的我彷彿是這幾天的導遊,在行程結束前不能免俗帶著大家拜訪一家特產店,以便讓「團員」們促進一下金門經濟貿易活動。還了車,請朋友帶我們準時到了機場。
幸好,前一日先訂了更早的位置,因為颱風關係,當日中午12點以後的飛機已決定停航了!所有的機位也都被預訂一空!如果昨天沒有加訂,今天恐怕很難候補上機位了。
回到台灣,有雨,有小風,颱風影響不大,但聽說颱風威力正在接近中。當晚各縣市發布隔日停止上班上課,已經回到家的我們落下了一顆忐忑的心。
當日晚間,從巴西出發的本賢也到達台灣。
 
這回的金廈之旅看來匆忙短暫,但我們都覺得是一趟難得而值得回味的旅程。不但探望了思念已久的四姨,更讓成長以後的我們,再度嚐到了年少時親近相處的溫暖。我們都是半百花甲之齡的人了,幼時種種,還是那樣令人回味再三不忍忘卻。然而鎮日庸碌,俗務尚未了結,能拋卻繁瑣鎮日相聚的機會也不多;這次的旅行,使我們又有機會彷彿回到那時的光景,多令人高興啊!
有句話說:「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站在自然生態的立場,好花當然是留在枝頭才能芳香長留,但這句話也提醒了我們:在這樣的年紀,許多事情已不能猶豫,猶豫便成蹉跎,蹉跎常成遺憾。在如水年華中,催促的我們的不但是歲月,也是所餘不多的機會;當靈光一閃的時候,不要等待了,做就是。
謝謝手足們給我的信任,也希望下次還有其他人,能帶著我們往新的旅程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