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92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街頭里約

一個令我驚訝的是里約滿牆的塗鴉。
里約的塗鴉無所不在!公園、劇院、住宅、商店、馬路、牆角…,放眼所及,無處不見。
里約的塗鴉有很多種,有的只有亂碼,有的像專業的廣告畫,有的如同職業漫畫家的手筆,有的更似牆面的美化圖案。塗鴉的位置有高有低,比如高速公路下方的涵洞,或是商業大樓五樓的窗沿;塗鴉的地點也有明有暗,比如廢墟的暗巷或學校的圍牆;塗鴉的面積通常無限,可以沿著人行道的圍牆幾里路不歇,又或許必須抬頭仰望三五層樓;我在時時處處塞車的里約搭車時,總把車窗外的塗鴉當作流動的畫廊,找尋令人驚艷、或令人會心一笑的畫面。處處塗鴉的里約,我發現,只有教堂的外牆沒有塗鴉-當然,我指的是教堂本身的外牆,教堂院落的圍牆也一樣逃不了塗鴉的命運。我問過當地人:難道政府有關部門都不處理這些塗鴉,任期四處氾流嗎?答案是洗不勝洗、刷不勝刷,這麼多塗鴉,想來半夜拿著油漆刷的份子也抓不勝抓,最後,就只好任其發展了。「就像我家公寓的牆面,」我的朋友說:「好好一面鵝黃的牆,才一個晚上,就塗滿了塗鴉。」我去看過那面在公園旁邊秀麗小公寓的牆,那是一幅顏色鮮豔構圖大膽的塗鴉;我想,那天晚上,提著油漆桶的塗鴉客一定高興死了,這麼好的底色,分明是專門留給這幅塗鴉的嘛!
除了塗鴉,里約的交通也嚇我一大跳!
2012年6月到里約時,里約街頭許多地方都在大興土木:有道路拓寬工程,也有展館建築整修;為了要迎接2013年世界盃足球賽以及2016年國際奧運,這個城市卯足了勁不但要給城市一個新面貌,還要蓋起許多新場地。
另外,600萬人口的城市幾天之間因為國際會議便湧入7萬餘人;從早上七點到晚上十點,馬路上無時不刻都在塞車狀態,每天,我搭的車總是走走停停,一段20公里的路程最少得用上個把小時,而我里約的朋友告訴我:不是因為你們這些外國人來啦!平常就很塞了!
走在里約的公路上,車輛多得令人意外,車輛的速度和交通的習慣更令人吃驚!不管小客車或公共汽車,也不管那駕駛是十七歲還是七十歲,只要是上了駕駛座,每個駕駛人都化身為狼!快、猛、狠是他們必備的手法,按喇叭、踩煞車、加油門隨時交錯運用或三管齊下,再加上不限車道行駛的機車在車道和車輛間穿梭,兜售小東西的人們在車道上進出,坐在車上的我總忍不住驚呼:「啊啊啊小心小心小心!哇哇哇要撞了要撞了要撞了!」但看巴西駕駛面不改色和對方「擦車而過」,而我只能手掩張大了的嘴,只怕一顆心跳出口腔來!
有一回,我搭的九人座正在下山,迂迴狹小的山道間,只見我車和對向車道上的九人座正在會車之際,突然一輛衝刺的機車在兩車之間出現!我閉上眼不想看慘劇,只聽聞一串排氣管的咆哮急速衝來,慌張睜開眼,一蓬白煙在兩車間正裊裊消散,彷彿那機車騎士的衣角還在車身「咻」的一聲刮過,我的心還吊在喉頭,三車卻早已會車完畢各行其道,好像…剛才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過!
巴西人的氣還真的來得急也去得快,絕不浪費時間吵架。有一次,大姊夫的車和另一輛小客車爭道,尖銳的煞車聲中,兩車根本已經輕輕接吻,只見對方從車窗探出頭來,迸出一串憤怒的聲音!明顯違規的大姊夫這時也打開車窗探出頭去!我心想這下完了,不知道兩個駕駛會不會動起手來,但只見我車駕駛面帶微笑,向對方豎起大拇指,對方見到這個在巴西代表著「肯定、善意、完成」的手勢,竟然也就關窗,收起怒罵,轉開車頭再度朝前猛駛;而我車也同時調整角度,加入擁擠的車潮,繼續向前猛衝;我還沒回過神呢!剛才的一觸即發已經完結。
而幾乎算得上是搏命演出的里約交通,當地人又怎麼看呢?
走在里約的街頭,我被大姐警告:不管路口是大是小,過十字路口的時候一定要東張西望腳步加快,因為里約的駕駛連轉彎也不減速!這我知道!因為我天天看!
大姊家是個鬧中取靜的小社區,街兩旁有夾道的綠蔭,對街的教堂每一小時就唱一次優雅的鐘聲;隔鄰是公園,下一個路口邊是小劇場,路的那一頭是商業區;早上站在陽台,我可以看見揹著背包行色匆匆的行人,更可以看見帶著尖銳煞車的來往車輛,好幾次,我看著那些過街的人們,都忍不住倒吸好幾口氣!真的只差一步啊!只差一步就撞到了!可是生死一線間的行人面無表情,而急速掠過的汽車也毫無猶豫。
我被大姐叮嚀:「看到很多人過的時候就要趕快跟著過馬路啊!」「可是如果那時是紅燈怎麼辦?」我問。「走啊!只要沒車來就趕快過吧!不然碰上過馬路的車你就慘了!人多,勢眾,比較安全啊!幾天前教堂前有個老太太過馬路要來望彌撒,就被超速的轉彎車當場撞死!你過馬路要小心啊」!
要怎麼小心?所以我過馬路都會東張西望,看車,看人,最後才看燈。
在里約十幾天,更備嚐令人難忘的塞車滋味,也「飽食」了污染的空氣;我不免想:里約的空氣污染數值不知如何?有汽油、酒精、瓦斯三種能源可用的里約汽車,在經常性的塞車中排放的汙染有多高?從不戴口罩的機車騎士和行人,身處其中,是否亦如台灣車陣的總覺得嗆鼻欲嘔?
我查了一下資料,發現我的擔憂是正確的。
2011年9月,世界衛生組織曾經公布全世界1100個城市的空氣污染品值,巴西各城市的平均空氣污染雖然不在前100名裡,但空氣品質惡劣的程度在全球排名第44。其中,里約都會地區的空氣汙染狀況在全球排名第144名,是巴西所有城市裡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地區。如果拿數字來說:里約每立方公尺的空氣裡就含64微克的細懸浮微粒,這比世界衛生組織的空氣標準(20微克)多了兩倍多(註:依照2012年1月份的資料,高雄地區一個月裡大約也有半個月也超標,今年1月2日,小港地區數值高達80),那誰是全球空氣污染最嚴重的城市呢?
竟然是伊朗的Ahmaz,數值高達372微克!污染的主因也是汽車、工廠,另外還有火力發電廠排放廢氣。
懸浮微粒高有什麼害處呢?簡單的說,這是一種非常微小可以穿透孔隙的汙染,如果被人體長久吸收,可能引發心臟血管疾病、肺癌、氣喘、急性呼吸器官發炎等等。所以在很髒的城市裡,戴口罩是需要的,而且要帶可以阻擋懸浮微粒的專業口罩,否則,我們每個人的肺都成為都市的空氣清淨器。
里約的空氣污染如此嚴重,想來,當局應該會想辦法來減輕這樣的情形?
查了一下資料,發現其實不然!根據今年5月發布的消息:由於巴西政府擔心今年的經濟成長過低,為了刺激消費,所以還以各種優惠方案鼓勵大家買車!當然這個消息馬上被抨擊,認為為了刺激產業而漠視愈來愈嚴重的交通和汙染問題是一種不負責任的作法。里約聯邦大學一位交通工程學教授還估測:到2020年時,巴西的汽車和人口比例將高達1:2,也就是平均每兩個人就有一部車!如果政府繼續鼓勵消費者買車,卻不投資公共運輸系統和基礎設施,嚴重的塞車和健康的消耗不但是民眾每天被迫經歷的惡夢,社會也必須繼續不停付出直接或間接的鉅額成本。
這一次,我到里約參與的是簡稱「Rio+20」,聯合國為環境議題邀請世界領袖一起研討的環境會議;所謂「Rio+20」指的就是:這是一場繼20年前的1992年,聯合國在巴西的里約(Rio)召開過有史以來最大的全球環保會議後再度回到巴西里約開啟的會談。當年會議結束後發表了「里約宣言」,各國也簽署了「氣候變遷公約」,希望各國能在發展經濟時也顧及環境的維護,以保後代福祉。然而,就在兩度成為世界環境會議會場的此地,我們活生生的見證了地球上大部分城市的矛盾心態和現狀:既希望能源能夠源源不盡,又希望盡情享受現代科技的成果;盼望發展高度產業經濟,卻又無法兼顧生活空間的品質;在愈來愈擁擠的城市裡,呼吸著骯髒空氣的人們卻奢想著無憂的環境;最後,人們只能選擇漠視現狀,追求眼前的享樂。
聞著從車窗外飄來的陣陣廢氣,我忽然想念起放在台灣的手提包裡,那一個常備的過濾口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