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92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街上的歡會

西是個熟悉的地名。小時候課本裡說這是南美最大的國家,有廣大的農田,盛產咖啡,里約熱內盧海灘非常美麗。雖然總是聽說巴西治安不好,貧富懸殊,但我也聽說巴西人們樂觀豪放,光從每年春天的嘉年華會就可看出。
沒想到我真的來到巴西,也體驗了一場熱鬧的聚會。
 
 
6月20號這一天里約各級機關學校停班停課,因為100多個元首齊聚在此舉辦的聯合國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再加上不斷湧入的各國參與者,街頭擁擠混亂,為了交通順暢,也為了會議安全,因此有這樣的應變措施。
當天我的行程是再回到位在馬娃港口(Porto Maua)的NGO(民間團體)攤位集中地及參加人民高峰會在三點開始的遊行。

灣的攤位不大,只佔一個單位,但每天人潮都很多;主要是因為每天有不同的人輪班宣傳之外,還設計了許多小花樣,比如:發送色彩鮮艷的小布條,讓大家可以綁在額頭上或繫在頸間手腕,本來我以為它不會有甚麼效果,沒想到熱情的巴西人非常喜歡,紛紛來索取後主動綁在額上,隨著他們的移動,一時滿場都是這個顏色,好像全都是台灣來的同伴,這個布條發出了2000條。另外,王俊秀老師還出了個效果驚人的點子:依意願,為這些老外(其實現在我們才是老外)取中文名字,並幫他們寫在印了台灣地圖的名片上,老外們高興得不得了,他們口耳相傳紛紛前來索取,攤位因此人潮絡繹不絕。再者,台灣NGO團體還帶了150有台灣標誌的綠領套頭衫,這個衣服只送不賣,但贈送是有條件的,那就是來者必須帶一件其他社團的專屬服裝來交換,由於上面有許多中國字,來換的人也很多,150件衣服換來120各國民間團體的服裝,不但達到國際交流,也達到宣傳效果。

20號這一天,我在這裡的最初想法是再一次到各攤位觀察、拍照、紀錄,但有許多時候因為攤位人潮太多,我也不得不放下相機和筆記,加入志工為擁擠的遊客服務。
下午兩點多,我和台南社區大學的林元笠老師、主婦聯盟董事長陳曼麗女士一起往河邊的人民高峰會廣場佛朗明哥海埔新生地(Aterro do Flamengo)和其他志工集合。三點時,包括王俊秀、林子倫、陳炳煌教授等紛紛到達,準時前往準備遊行的Avenida Rio Branco (White River Avenue白河大道)。
約這一天一反前兩天的晴朗微熱,下起小雨,但雨水並沒有澆熄各方人馬的熱情,寬大平坦的街道旁有巍峨的建築和幾座高聳的雕像,葡式老建築和現代摩天樓並肩和諧站立,這是一條兼具古典和摩登的寬廣大道。許多隊伍從四面八方湧入,大馬路上,高大的武裝警察騎著重型機車、開車,步行帶著隊伍緩緩從街道的那一頭前行,為遊行隊伍揭開序幕,在他們的後面,就是一隊隊接續加入的各國各式遊行團體。

持相機和錄音機,揹著背包,我跟緊由王俊秀老師帶領的台灣TANGO團(Taiwan Action NGOs)做紀錄,街頭立刻擠進難以數計的民眾,除了當地的人們,還有來自各國的民間團體與參與者,不過放眼望去,黃種人稀少,台灣團體因此成為引人注目的稀有生物,成為鏡頭前的熱門目標。

               我的印象中,遊行總是高呼著口號,憤怒的帶著沉重的步伐前進,似乎還隱藏著一觸即發的情緒,對我來說,街頭運動似乎總潛藏著令人憂慮的衝突。然而眼前卻不是這樣!禁止車輛通行的美麗大街人頭鑽動,幾個身穿某種宗教長袍的男人節奏強烈的歌聲和舞步首先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他們唱著不知內容的歌,好似經文,好似祝禱,又好似一種申訴,繞成一個小圈圈的三人舞蹈和重複不斷的旋律,在紛擾的街道中變成一種有規律的熱情,讓在周圍的人都不由跟著他們的歌聲也跳起了舞。有一個訴求保護原住民權益和森林的團體,以化裝行動劇的方式由行,他們誇張而投入的表演聲勢感染了四周的人們,劇情表達商人因為經濟利益破壞了森林又迫使原住民為奴而強迫拆散原住民家庭,模型的斧頭和刀,笑裡藏刀的文明紳士,助紂為虐的商人,被壓迫的男人女然和小孩,他們還有清晰的台詞(雖然完全聽不懂!)和表情都很吸引目光,圍在他們身邊的許多人不由自主愈貼愈近,幾乎參與了他們的演出;

有些隊伍用高亢的音樂突破喧嚷,用強烈色彩的衣著和標語旗幟爭取視線。我四下捕捉著鏡頭,在人潮中穿梭,各式各樣的人種和語言在我身邊與我近身共處。人民高峰會的訴求便是公平、保育、環境,在這裡的人們跨越了膚色、語言的距離,在熱烈的歌聲、律動和笑容中同歌同舞同歡笑,湧現了一股難以抵擋的歡樂氣氛。我的回頭追尋到台灣團體,竟看到這群人也抬著腳跟隨著前行團體的節奏,跳著輕快的舞步前行!
 
伍經過幾座美麗高大的雕像,天空飄落雨絲中,古人英雄們也正在悄悄俯視眾人。聯合國永續發展高峰會議談論的就是降低貧窮、促進社會公平並且保護生態環境;兩百多年前法國大革命時徵的就是自由平等,今天的人們,爭的也是平等;而平等是甚麼?古今定義的平等、中西方認為的平等、貧富認為平等有差距嗎?

上了地理課本上的那麼遙遠的巴西里約,參與10年一次的聯合國環境會議活動,我的心境和視角悄悄被改變,往更遠的地方看。
仰視雕像,映著佈著濃雲的天空,我心裡突然有一種恍然若夢的感覺:我真的離開了平日的生活軌跡,我人生中第一次街頭運動,竟在離家兩千公里外!
行的隊伍走向街道的終點,前方等待我們的是嚴陣以待的警察;七、八部警車橫陳路頭,拿著重武器穿防彈衣的二十幾個高大警察滿臉嚴肅,毫無笑容;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場歡樂的聚會;但對他們來說,也許這代表的是一次緊張的任務。
 
中回到在Aterro do Flamengo的人民高峰會場,看見幾乎所有人都還帶著愉快的歡樂笑容,不同種族文化的人們在這裡聚會,相見時彼此熱情問好,來自不同國家的我們,雖然口號不同,但訴求的主題都在自由、平等和尊重生命的立場,這應就是「地球村」的精神了,跨越語言膚色的不同,我們追求的都是美好的世界。
        這樣的日子,何時實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