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50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去看四姨

2012年4月13日,星期五,早上十點半,我們夫妻倆坐在小港機場瞪著電子看板發呆-往金門的飛機因為濃霧無法順利起降,延誤。
會不會班機最後取消,行程也取消?
幸好,趁著兩波霧氣之間的空檔,我們的飛機終於到達金門,只誤了半個小時。
朋友來接我們,並且我也借到一部中古車作為這兩天的交通工具。
此行的主要行程是到廈門看高齡九十一和九十三的四姨和四姨夫。
著南風一陣陣襲來,海上的濃霧也一波波往陸地湧上,位在金門南方的尚義機場在一片迷濛中再度關場。這一天,下午三點後的班機不是停航,就是延誤。至於海上,霧氣瀰漫不見天日,整日停航,我們的金廈之行自然停擺。
打了電話跟四姨報告當地的情況,因為擔心著隔日仍然濃霧不散,所以也先跟四姨說明明天的行程仍然不確定;跟四姨約好明早再通話確認,當天就在濛濛的霧和涼涼的風裡的民宿悠閒過了下午和晚上。
古厝裡,晚風透著涼意,濛濛的天空依稀見得著月亮,靜靜的夜裡有隱隱的花香,是昔時的氛圍,是今日的心情。
這回我們住在古厝的護龍,有小客廳,護龍裡只有兩間屋,和主屋一牆之隔,這個空間有自己的天井、小院、小客廳,如果哥哥姐姐或其他家人有來就好了,這麼美的夜可以讓我們促膝長談。
夜裡陣陣夜風從敞開的雙扇窗外吹來,風好大,也很涼。
日起床,推開吚呀作響的雙扇門,跨出門檻到前埕,我欣喜於陣陣的風是北風,這風宛如天女的寬袍大袖,幾下揮拂,就把濃霧推散,把霧吹出小島,霧在風裡急急奔走,讓出青空。
在薄薄的霧中往碼頭去,跟四姨確定了開船的時間,便踏上船。
到達廈門的時候早上十點半,周中表哥在出口等候。四姨家離碼頭很近,我們走出大路找到公車站,只搭三站就到四姨家樓下不遠。票價每人八毛錢。
四姨和四姨夫在等著我們,意外的是除了他們,周明、周成表姊和表嫂也都來了。四姨很喜歡姑丈/姨夫,看來是因為他難得來訪,四姨把表兄姐等都找回家了。
我沒給四姨帶甚麼禮物,只知道四姨喜歡我們的綠油精,就順手帶了幾小瓶;周成表姊也喜歡,取走一小瓶,其他的留給四姨慢慢用。
午由表嫂主廚,滿滿上了十二道菜,哇!有紅糟雞、炒螃蟹、大蝦、手撕雞、魚丸湯、干貝排骨湯、蒸鱸魚、土笋凍、燒鴨…等等等,姑丈/姨夫吃得好過癮。這還不算,周中表哥拿出老酒給我們滿上杯,就著桌上好菜來來往往,喝了兩瓶。
就算沒有杯觥交錯也是酒足飯飽,又吃又聊竟從十二點吃到一點半。洗過手漱過口,大家坐下來喝茶。我推薦周中表哥泡我帶來的阿里山茶,會泡茶喝茶的他一看茶湯聞到味兒就說是好茶!我心裡高興-雖然不是貴重禮,但大家喜歡最重要。我們熱絡的聊著天時,規律的四姨夫已不支午睡去,四姨捧著杯子靜靜看著這些她的孩子們,微微地安靜笑容帶著一種滿足的歡喜,像極了媽媽。
茶過幾巡,聊起周明表姊最近的喜事-獨子陳新在二月底結婚啦!新娘子是帶著喜來的,七月的時候孩子就會落地,又是一樁喜!周明表姊說:八月孩子滿月的時候再來啦!
覺時間已到下午兩點半,擔心日落後海風又要湧起,我們打算搭三點半的船回金門。告辭了四姨到碼頭,沒想到船不開!不是有霧,唯一的理由,從櫃檯頭也不抬的服務小姐口中說出來的是:休息!
那麼還有船回金門嗎?有的,五點開。
在碼頭苦等兩個多小時,終於可以上船,這時我們才知道不開船的真正原因:因為旅客太少了,三班船併作一班開。交通事業不是服務業麼?台灣的公車只有幾個乘客的時候開不開?火車沒滿座開不開?高鐵賣不到幾個座開不開?捷運不敷成本開不開?不同的環境,就有不同的思考模式。
六點到達水頭碼頭,朋友恰好來電話邀約吃晚餐,開著車離開碼頭的時候,天已經暗下來了,風開始吹起來,又是涼涼冷冷帶著北風的味道。
時節,不斷交手的南北風裡,季節漸漸換了。夜晚,朦朧月光灑進小小天井時,我聽見古厝外大樹上隱約傳來幾聲咕嚕嚕的鳥鳴;還沒睡安穩的鳥兒,說不定和我一樣,嘀咕著明天可別是個濃霧天,因為,也許明天牠和我一樣,都有一段遠遠的飛翔,飛回自己的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