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8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祖行-完結篇

說:中午吃完了令人感動的老酒麵線就要回屋,但路太陡,爸爸走來吃力,於是我們招呼了一部計程車,一部份人上車,另一部份人就漫步。其實距離不遠,步行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一路上彎彎曲曲上上下下,有時大路有時小巷,有時平路有時階梯,不時還有幾隻貓貓狗狗可以看。因為第一次來,街邊巷道的小屋都透露著新鮮,秋日微微的涼風暖陽下,微微出點汗,也微微的慵懶和幸福。
下午自由活動,有些人選擇在古厝洋樓裡發懶睡午覺,有些人穿梭在山坡小巷間漫遊,有些人屋前小坐靜默觀想,也些人悄聲談天。我,選擇閉目養神。不多時,有人相邀去北海坑道,曹先生願意開車帶我們去,爸爸、二舅媽、我選擇留下,其他人正好坐滿一部車。
在山坡小路和他們揮手之後我找了一條沒走過的小階巷道迂行回民宿,繼續享受幽靜的難得的閒空,爸爸和二舅媽在小平台望海聊天。
點多,馬祖的朋友壽華兄來電,他原想我們從北竿回來會告訴他的,他還想趁著空檔盡點地主之誼,但我深知他的忙碌,所以沒聯絡他,誠懇熱心的他於是重提晚上要請我們吃頓飯的邀請。
我聯絡好到坑道的一組人,相約在餐廳見,壽華兄帶著我們三人去會合。
我真的沒有預料到,這一晚的相聚幾乎成為整個行程的最高潮。
我因為從未到馬祖,第一回去就要帶九個人,不知如何安排的我最後只好尋求只有「一飯之緣」的壽華兄(其實比我年輕)提供住宿建議。記得我和他多年前見面時是在金門,那一次,我們的共同朋友梁皆得的關係,活動中我們幾個人在金門那幾天見了幾次面,一起吃了一餐飯。也許因為大家都是賞鳥的同好,所以大家很快拋開陌生,也彼此留下印象。隔了這麼多年,當壽華兄知道我們來的時候,他特地的撥冗來陪,我只能說:也許同對自然生命關懷的朋友有著其他人所不能了解的相處頻率,這樣的相處模式已跨除性別和地位,是我們這些做野外工作的人最珍惜的部分。
天晚上,坐在四下說的鄉音的餐廳,坐在爸爸旁邊的壽華兄用一口流利的福州話和爸爸聊天,我們一家人也難得的感受自己的語言成為當地主要語言的滋味。壽華兄點的菜色都是福州道地口味,一壺壺溫熱的老酒便在滿桌笑語中近了我們的口,更溫暖了我們的心。
那天晚上,爸爸難得的開懷暢飲,壽華兄也敞開心懷與大家話家常。不覺間桌上盤盤底朝天,瞅著晚上節目時間已到,壽華兄便先送爸爸回屋睡覺,再帶我們到山隴海邊看火砲射擊。
這是我們正巧碰上的「萬平演習」,主要是為了驗證聯合火力機制與戰備整備的訓練成效,這晚以照明彈做照明和標定,由20機砲、50機槍等射擊。站在海邊,我看著如流星般穿越夜空的照明彈,槍砲聲結實響亮,在暗夜的海上特別撼人;四方彈火在黑暗的夜空交織成紅色的火網,照明彈在火網下又像緩緩墜落的星星。我不禁想:我們此引頸觀賞砲火如看慶典時的煙火施放,而兩軍交戰時期,這砲火卻是戰火,抬頭望見時應是滿懷驚恐和倉皇?時代不同,一樣的炮火卻有不一樣的意義。
半小時的火砲射擊轉眼結束,民眾像參加完盛宴還揣著剩餘的興奮很快散了;而當年,火砲停止後,人們做甚麼?尋找親人?奔回老屋探安危?
四散的大夥兒此時也依照約定到便利商店前集合,壽華兄分兩趟把我們載回民宿,在街口和他握手道別的時候,我是真心從心底感謝他,謝謝這樣一位朋友,與我們這一家如此溫暖熱情相待。
天晚上,洗完澡,舒服的躺在床上看書時,明、星和怡芳一起進來了,沒想到,明明夫妻從台灣帶了兩瓶精選葡萄酒,和星星一起來慶祝我們的結婚周年!盤腿坐在床上,我們對眼前三個孩子舉杯:謝謝你們!孩子,給了我們這樣的安慰;我也謝謝姑丈/姨夫,這些年對我的寬容;謝謝老天爺,一路照顧我們。這天,是我們結婚29年,步入30年的的一天。
睡下時已經半夜兩點,隔天自由活動,有位馬祖日報的記者來訪,拍了照,整理行囊,到津沙買些福州味兒便到機場。
午一點十分左有到台北,回新竹的、台中的、高雄的、到台北的各自往不同的方向去。我們是身在四方,心在一處的一家人。
馬祖之行必是我們久久不忘的一次旅行,但願,不久之後,其他的家人也能同行,我們再去一次這個可以暢快與他人用福州話交談的好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