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50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馬祖行-2


   牛
嵐民宿的兩間房共有五個房間可使用,老爺的單人房、姑丈/姨夫和我及星星的四人房、明明夫妻的雙人房等共三間房在新修古厝,二嘎夫妻的雙人房、三嘎的單人房在洋樓,大客廳在洋樓樓下,幾步路的屋外有可以觀星望海的小平台,我們通常在這裡聚餐或聊天。第一天晚上聊到十一點多各自散去,我在星光下繞過石頭屋到隔壁的古厝休息,午夜前的牛角村已然安睡,靜靜的夜裡只剩蟲蛙夜曲。
我的房間有四張單床,三個人各睡一床,躺在床上,隔著木頭隔牆清晰地聽見隔壁房間裡明明在唱歌,唱到一半忘了詞停下來,靜默兩秒鐘,我這裡接著唱,隔壁愕然一秒,接著響起一陣好玩的笑聲!爬起床,在隱蔽的牆邊,循著光線刻意看去,我們竟可以隔著縫隙互相傳遞紙條、聊起天來。好玩啊!
在床上和孩子們聊天的時候心裡微微有一種單純的幸福。很久了吧!我們已不曾這樣放鬆的在睡前說話。記得孩子們小時候每晚睡前我都會到他們床邊聊聊天,還那麼清晰地記得他們的童顏,怎麼時光已經飛逝那麼遠?
天夜半我在爸爸說話的聲音中醒來,半夜兩點,黃黃的燈光下星星陪著外公在聊天,木桌上一盞微微冒著輕煙的熱茶,木椅上祖孫二人款款而談。我輕聲要他們再去休息,爸爸說睡不著,星星說要陪外公,但我生怕明天行程中爸爸太累,還是讓他們再去休息幾小時。躺在床上,聽著祖孫倆輕手輕腳熄燈臥床的聲音。
古厝的馬祖經驗,下一次在何時?我拆離了他們的家常相聚,是對的嗎?
眼角有點濕濕的。


 晨七點多,民宿的曹先生開車帶我們到介壽路的獅子市場去買早點。傳統市場裡,一條條鰻魚好大呀!比台灣的粗了一倍!

    先經過了賣肉賣魚的攤,就到了賣福州口味的地方了。先買光餅,在吃鼎邊糊,哎呀!真好吃!



 
賣糊的店叫做「阿妹的店」,老闆娘也叫做「阿妹」,當然得留一張照片結個緣!
 

吃完了又帶了蛋餅等等回民宿,這下看見朋友來了! 
在馬祖的朋友前一天連續打了三通電話說要抽空來探望,但我知道他現在位居要職,這兩天又有重要賓客來訪,因此我一再請他以公事為重,不必刻意。但,隔天早上他趁著空檔來訪了。本來他想帶著我們在南竿繞繞走走,但我們也想到北竿芹壁村看看,所以他就留在民宿先和我們聊聊,等我們吃過早點,就送我們到碼頭搭船,並約好了我們回來的時候一定再告訴他。
南北竿之間每小時有一班船,每整點由南竿出發到北竿,每半點由北竿開來到南竿,航程15分鐘,全票120元,半票60元。

壁村是北竿著名的聚落。由縣政府從民國89年開始整修古厝,並且委託經營為民宿或餐廳,以活化利用的方式保存閩東古式聚落。依山傍海的芹壁村,石牆灰瓦映著碧海,青空下,閃亮的海面和靜靜的村落,不禁使人想起希臘景觀;不同的是那是西式屋瓦,這是中式閩東建築,該說:那是西方的馬祖?還是該說:這是東方的希臘?
踏著石階,彎彎曲曲的步道帶著我們節節往高處爬,在嵌著「爭取最後勝利」、「蔣總統萬歲」等等的屋角巷弄迂迴繞行間,我們離海面愈來越高,從上往下看,有時看見了才在身邊一起漫步的家人還在層層階梯下,有時一抬頭,他們不知何時卻站在遙遙登高處。短短的距離,同樣的時空,看著站在石屋老厝前的他們,恍惚間卻覺得像時光的旅行,一眨眼,孩子們已脫離我們的庇護站上高處,而我們都卻到人生的下坡段了。

近中午天氣愈熱了起來,本想搭公車到下一個聚落,沒想到剛剛目送走的那班車是早上的最後一班,要再過兩小時才有下一班。略加商議,爸爸也提出:「肚子餓了,想睡覺」的感覺,我們也不想把輕鬆的旅行變負擔,於是想辦法找來兩部計程車直往碼頭去,搭上了12點半往南竿的交通船,15分鐘後便到南竿了。
曹先生在南竿碼頭等我們,接我們到介壽路用餐,略一張望,我們進了一家從小就看過的餐廳,叫做「三六九」。
吃麵食的地方,有人叫了牛肉麵,有人點了炸醬麵,而我,一眼看上了「老酒麵線」。
運氣太好了!我點對了東西!
黃的麵湯,上面有一個煎得有點焦的蛋,細細的麵線,當湯和雞蛋一進我口的時候,我的眼淚差點流下來!
啊!這不是好久好久以前,我們淋雨回家的時候,或是我在坐月子的時候,爸媽會煮給我們吃的「炒酒蛋」嗎?香噴噴的酒湯、微焦的蛋,那久違的滋味不但是味覺上的幸福,也是記憶中最溫暖的一部份啊!(待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