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8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往事

不過星星洗澡很快,對他來說,冬天的洗澡是提神,夏天的洗澡是沖涼吧!我這樣想。因為幾乎五、六分鐘他就洗好了,當兵以後更快,一、兩分鐘就結束,很可能是把水沖到身上、打了肥皂沖乾淨就好了?或者沒打肥皂?我問他,他說有打肥皂。但這麼快,怎麼辦到的?我看不到,只能想像:每一個步驟應該都不超過二十秒吧!不然做不到。
今天傍晚他洗澡出來跟我說:忘了拿浴巾了,我說那你怎麼辦?他答說:用跳的。
哈!狗身上濕了用甩的,人沒辦法甩,所以用跳的。
我笑了,但同時也想起來一件三十幾年前的事情。
 
我念大一上學期的時候爸爸還沒退休,偶爾爸爸到台北出差都會先告訴我,讓我下山找他,好帶我去打個牙祭甚麼的。而我,雖然跟爸爸見面都沒怎麼敢說話,可是我很聽話,爸爸叫我做甚麼我從來不會說不。
那一天我找到爸爸下榻的地方時爸爸剛好出去了,櫃台給我鑰匙讓我進去。我一個人坐在裏面有點無聊,想到回學校時應該有點晚了,學校浴室狹小而擁擠,水很小,又過了十點就停水,不如在爸爸住的地方先洗?主意打定,就進浴室。熱水很大,洗得很過癮。
記得爸爸那時住的是一個很簡單的地方,類似國軍英雄館或招待所甚麼的,我洗完澡才發現浴室裡沒有浴巾,怎麼辦呢?沒辦法,只好用穿在襯衫裡的背心擦身體(那時候的女生再怎麼熱都要在外衣裡加穿背心的),再把背心擰乾穿回身上。
不久,爸爸回來了,問我剛才做甚麼?我說洗了澡。結果爸爸一進浴室看了看就問:「沒有毛巾,你怎麼洗澡?」我沒回答。爸爸說:「用跳的?」我只笑了笑,用沉默來回答。
我想我一定常常這樣回應爸爸,爸爸也不預期聽到我回答,所以沒有再追問。接著爸爸就帶著我到一家餐廳和一個伯伯見了面,一起吃飯,吃完飯我就回校了。
 
我以前和爸爸的互動就是這樣,有等於沒有。我也弄不清楚為什麼小時候那麼怕爸爸?現在想起來,與其說是懼怕,不如說緊張。緊張甚麼?我實在不知道。我的印象中似乎不曾主動跟爸爸說話過,如果有必要和爸爸對話,我就是盡量避免,或者盡量簡短。而那種不自在的緊張,其實不只在面對爸爸的時候,老實說,面對大哥、二哥的時候也有,只是程度沒那麼嚴重。但對和我年紀最接近的娃娃哥,就自然多了。
這樣的情形後來在我長大了以後慢慢有了改變。我大學時大哥還常常來找我去「行軍」呢!意思是整個早上或下午都在台北市的人行道上走路和講話,還好我國中時天天走長路去上學,早已練就一雙會走長路的好腿。而爸爸和哥哥們在日後的生活中愈來愈密切,小時候的不自然早就不再了。
 
想起這些事,我不覺就跟星星說了,說完我像自問般地問星星:「我那時候為什麼那麼怕外公?我也不知道耶!」星星很快也很自然的回答我:「說不定那個時候的小孩都是這樣啊!」
對啊!說不定那個時代的小孩和父母的相處模式都是這樣!或在傳統的家庭裡,有很多親子都是這樣相處的?
星星無心的回答好像一下解開了我半世紀以來心中的結。內心裡,我是否一直認為是因為自己小時候不討喜所以有這樣的結果,又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也一直不喜歡自己?如果是,今天星星的回答不就很明白的告訴了我這麼多年來我自己加諸於自己的枷鎖其實是沒必要的嗎?
 
星星好像是天使,在某個我沒有想到的時刻,傳達了天主要讓我明白的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