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50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村舊事

續下了幾天雨,終於停了!惦記著官田的彩鷸叫聲上次沒錄到,趕快整理好器材去錄音。
運氣不好,又或許是我到得晚了,鳥兒們通常會在早上吃飽的那段時間比較會叫,我到官田時已經快中午了,機會當然少。
等了兩個小時沒有收穫,天空又開始飄起綿綿雨絲,我往南,往回家的路上走。
不過,回家的路上還有朋友要探望-七股的高蹺鴴、四草的植物和水鳥,從三號國道轉八號國道,在台南下交流道轉七股。
常常去的那幾個水塘,經過幾場大雨變得好滿,兩隻高蹺鴴遠遠看見我就歇斯底里一般高聲叫喚著過來,還在我頭上定點停飛、俯衝。可別以為牠多麼熱情!照我看,一定是我無意中靠近牠的巢了,生怕我傷害了牠的後代,所以牠們夫妻倆聯手恐嚇我,警告我趕快離開。我也想啊!可是滿地泥濘,我的動作快不了,真難為了牠們一路尖叫著相送,直到我退出牠們的勢力範圍。
離開七股再往南,到四草。
是鹽田的四草也已不見春天時的鳥影處處,水很滿,也有一隻高蹺鴴驚慌失色又鼓起餘勇對我恐嚇!想來,今年氣候變遷果真影響到鳥的繁殖季,往年這個時候,幼鳥早已離巢,親鳥早就閒雲野鶴啦!誰還管你有沒有靠近牠。
早上十點出門,沒想到離開四草的時候已經三點半多了,一路沿著台17線濱海公路往南,再轉台南中華南路,沿這條路可以上高速公路,上高速公路前又可以經過我們以前住過的「清風莊」。
我幼年的記憶裡,清風莊是絕對無法抹去的一段。記得那裏有一條又長又斜的「中央路」,對著我們巷口有一條長樓梯,我們提熱水回來洗澡的時候必然要經過這條樓梯,站在樓梯上可以看見我們家的院子,還有在紗門口進進出出的家人。
轉進入口,停好車,就停在那條樓梯下面。小時候覺得很高很長的樓梯現在看起來又平又短,那條「中央路」現在看起來也不過幾十步路,至於對著樓梯的我們家前面那條巷子,早已不見了,更別說我們那一片有院子的小平房,完全消失了,全部長大成高樓大廈了。以前陳憶邗她們家已全部鏟平,門口老李的房子倒還在,好像跟以前沒兩樣。走上樓梯,景物全非,護士宿舍、反共義士的房子、爸爸的辦公室、提熱水的大鍋爐、有迂迴廊道的病房、演電影的中山堂、車庫…,全部已經消失,代之而立的是幾棟新式辦公室和病房,在微風輕吹的安靜下午,我走在記憶中的地方卻覺得自己像是找不到歸宿的遊魂,甚麼都不見了!
上眼睛,遠遠有蟬聲陣陣,摸索著方向重建過去的小村莊:這裡是巷子,巷子裡第一家是有吳家,吳家隔壁是我們家。轉個彎,一個宅院是幾個單身漢的宿舍,隔壁是黃家,黃家隔壁是「招待」她家。
前面這一排,最靠巷口是賴家,賴家隔壁是古家,古家隔壁至王家,後來這家出了副總統候選人,然後再過去呢?咦!這一家我想不起來了,現在這一家是「社區精神科」所在地。
站在「中央路」拿起相機自拍,心裡想的是四十年前的點點滴滴:正在盛年的爸爸媽媽,我們那幾隻狗,爬牆的歲月,孤單聽鳥唱的小孩。
開的時候小村子還是靜靜的,閉上眼睛讓微風彷彿還帶著四十年前的溫度,然而人事已非,景物也不依舊了。
 
月更迭中,我們都不得不隨著流光的小舟往前行,縱然一路風景無限,也無暇回頭更無能相留,最後,只能在偶然的回首中,瞥見蕩漾流光中幾許過往的風景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