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8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東東結婚了

五月初婷婷婚禮之後,五月底是東東,記憶中還抱在懷裡的小孩,現在竟然都變成新娘、新郎!時光怎能不推著人老。
東東的婚禮在北部,我被派了一個任務是「總招待」。翻開衣櫥,把當年和媽媽一起做的紫色旗袍翻出來穿,就像是帶著媽媽一起參加喜宴。
雯雯接我到會場,婷婷雯雯幫我打點我那風吹日曬的臉,穿上旗袍高跟鞋,挺直了腰背,開始等賓客。



 
 
東的婚禮大家都來了,除了祈帆、祈如,婷婷、雯雯、熙熙、宗怡、小娃、小娃妹、明明,另外像是大哥大嫂家人的藍阿姨和灝薾兄妹也都派了工作,連還沒退伍的星星都想盡辦法請了假。星星負有重任,就是要當表哥的儐相,他的功能是:在迎娶的考驗中,凡是要用到體力的,比如伏地挺身、交互蹲跳,都要為表哥分擔工作。海陸星星,當然順利完成。最有趣的是爸爸來到時,前方有攝影機跟隨,旁邊還有保鑣,這排場真像剛剛返國的僑領啊!哈哈哈!
禮桌是三個正咩照顧,新郎的表兄弟姊妹,新娘的同學朋友通通下場包辦了招待、總務、會場等等大小工作,看得出來,這對新人的人緣真好!
婚典禮開始了!燈光一暗,新郎先出場,紅毯走到一半停下來,等新娘。這時才見門開處新娘由父親帶著,走過半條紅地毯,然後在拱門前,新娘的父親將新娘的雙手交給交給新郎,閃爍的燈光中,我好像見到彭爸爸閃著淚光。
觥籌交錯之中,不覺新娘已換上第二套禮服出場,送小禮物、拋彩帶、灑銀粉,新人走過紅地毯來到主桌,在熱鬧的婚禮中,一對新人立在雙方父母之間,開始說話。我急忙丟下吃了一半的餐,抓起相機往前去。
時音樂停止,全場無聲,只聽見東東拿起麥克風,似乎在猶豫,又似乎在調整著自己微微顫抖的聲音,對著大哥大嫂說:「爸爸媽媽,謝謝你們照顧我長大…..」,說著,聲音越來越小,他,哽咽了。
結婚,是人生一個新階段的開始,是歡喜,也是不捨。歡喜的是從此展開人生一個新的階段,不捨的卻是在心理上真的脫離了雙親的羽翼。大哥半生為軍人,律己克己,教子甚嚴,父子之間對情感的表達也一向保守,東東的幾句話,恐怕已是這麼大以來最親密的一句話了,即使只有這一句話,聽在大哥大嫂耳裡,應是百感交集。
著眼淚的東東這時送上鮮花,和爸爸、媽媽擁抱,也悄悄擦去淚。我對著他們按下快門的時候,不禁想起我和母親的擁抱。那時母親已病,有一日,母親要下床而無力自主,病床邊的我於是伸出雙臂抱起母親,當我的雙臂擁著她,她貼近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的心中竟然一慟!因為是在那一瞬間我才發現:我們竟然必須在這樣的時候才開始擁抱!
燈光閃爍之下,我的相機鏡頭突然花了,模糊的鏡頭拍不出清晰的相片,我想要去擦拭,才發現該擦的不是鏡頭,是我自己的眼睛和眼鏡。
東東謝了親恩,小穎也對父母道謝,小穎的言未盡淚已滴落,感情豐富的彭爸也早已未語淚流,這時,我也瞥見大哥大嫂正強抑淚水,啊!看見自己的孩子真的長大了,要獨當一面面對人生扛起責任了,那樣的心情,又是歡喜又是難捨吧!我想。
禮順利進行,大家歡歡喜喜在下午三點結束聚會,再一次對新人送上祝福,然後各自散去。
正像人生,相聚時該歡喜,揮手時互道祝福,人生的路各自不同,儘管有風有雨,但願都能正面相待,快樂前行。
回到高雄時已是晚上九點,撥個電話給東東說我已經回家了,聽到他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捨不得:那個當年在地上爬、拽著我的裙子要抱、牽著我的手出去玩、和我躺在一起午睡、哭著不讓我去上班的小孩竟然真的變成人家的丈夫了?
時光不留人,也催人長大,東東,走上新階段的你將會又見一番新風景,祝你幸福、快樂、平安,很幸福!
 
附註:部落格「相簿」裡有東東婚宴的照片多張,請到「東東婚宴」相片夾中瀏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