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485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舊照


我小時候是個孤僻的小孩,不知道為什麼很怕人,更怕生,心裡有很多感覺生活有很多遭遇從來都不說;不會撒嬌也不會訴苦,嘴不甜、臉不笑,是很不討喜的小孩。
這張照片完全映照出我那時的心情。
 
大一點,總是會想辦法交朋友,偏偏家一直搬,好不容易交了幾個朋友又搬家了,一搬搬到外縣市,總是臨時加入別人的團體,身為一個「外來者」,別人先觀望自己,而自己總假裝不在意,偽裝的結果是表面上看起來很冷漠,其實心裡害怕孤單又寂寞;回了家,即使和鄰居小孩玩在一起,其實心裡不知怎的總感到很孤獨,很沒安全感,覺得自己沒有真正被接納,以致於只要感覺到別人-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有一點點,即使是一閃而逝的眼神、臉色或是一、半句話,我就會有『被嫌棄或排擠』的感覺,就會立刻悄悄退出。這樣下來,大概只有在家的時候,稍微感覺到安心,但在家跟大家年齡相差太多,所以也很孤單。
我常常一個人玩,比如做布娃娃,為她穿戴衣服;畫紙娃娃,給她做吃飯睡覺遊戲的小房子;跟狗說話,叫螞蟻開運動會。
謂叫螞蟻開運動會,這件事恐怕沒有人知道,我直到婚後跟我們家的電腦王聊天才第一次說與人聽。
以前住在鄉下,多半的小孩要找鄰居朋友,不是直闖人家家裡,就是在門口狂喊名字;我因為怕被人家嫌,很少主動去叫人,更別說直接跑到人家家,有時候看人家門關著,也會想按門鈴找人,但要按下那電鈴就不知有多難!不是因為電鈴太高,而是因為怕被拒絕,最後,總是等著人家來找我,或自己玩。
自己玩有很多方式,比如坐在牆上看遠方,爬上樹閉上眼睛聽很遠的鳥在叫,或者到院子裡拔草掃樹葉。有一天下午,我蹲在院子裡玩沙土,忽然看見有螞蟻在沙裡爬來爬去,寂寞的我竟然異想天開抓起一隻螞蟻說:「你回去叫你的同伴來這裡開運動會給我看,我在這裡等。」螞蟻被放下去之後慌張跑掉,我蹲在樹下等了許久不見有運動會,竟然又抓了一隻螞蟻又講了一遍,然後繼續等。其實我記得那時候的心情:知道有點不可能,可是卻又希望真的發生。
彷彿在等待奇蹟一樣的一個小孩,那天下午在樹下不知等了多久才放棄。
大以後偶然間回想起來,才發現那個小孩真的對朋友-應該說是對可以很放心的人際關係-很渴望,以致於竟然向螞蟻發出邀請,儘管螞蟻應允的可能性比奇蹟發生還微小,但是她竟然也願意試。
而那個小孩這麼孤獨和寂寞,為什麼?
也許因為她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感受和接收了那份寂寞。
 
莊時代的媽媽,回想起來大約快五十,整天忙家裡的事,沒有上班的媽媽,她的世界就是這個家。爸爸忙碌,沒有時間和多餘的精神可以和媽媽去度假,所以,偶爾,極少的偶爾,媽媽會在下午的時候搭車到市區買東西,算是換換心情吧!有那麼一次,媽媽竟然自己到戲院看了一部電影,好像是一部日本出品,當時的科幻片,描述一個從繭裡面孵出來的大蟲子的故事,片名好像叫做「莫斯拉」,媽媽看完電影出來發現天暗了,她拎著看電影前買的雞籠子在街上狂奔(她自己說的:大跑)去搭車,上了車看見一個小孩的背影很像二哥,她叫他,可是他不回答,等下了車她問二哥:「你怎麼不應?」
二哥記得這件事嗎?
 
張照片是有一天吃過中飯後媽媽說要帶我到秋茂園去逛,我有點意外但很高興,換上很漂亮的衣服就跟媽媽去了。我們從家裡步行到秋茂園,在那裏逛了一會兒就回來。
照片裡,打著洋傘的媽媽,一件花色旗袍平底鞋,端端整整如她的一生,她身邊的那個小女生,笑著,還是有點拘謹,不大像那個年紀的小孩應該胸無城府開心的笑容。
我和媽媽都入鏡了,那麼是誰拍照呢?是哪個拿相機的人可以讓媽媽安心自在地對著鏡頭笑呢?是大姊嗎?我倒是沒印象了。
想著,想起了那個年代那樣負擔沉重的家庭,卻早早已有相機可以拍家庭照,給我們留下很多令人懷念的照片,沒有爸爸的用心怎麼可能?
 
我們的爸爸,其實是個浪漫有藝術氣息的男子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