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是快樂的家庭成員,每天在這裡分享心情故事...
  • 550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看書

兩天出野外,中午回宿處休息,上廁所的時候翻翻背包,有一張被擠得爛爛的報紙副刊,雖然可能已經看過了,不過出門在外沒得好計較,重新看一遍吧!說不定以前看得忘記了,就當成沒看過來欣賞好了!
沒想到在報尾巴(報紙最下方的意思,我自己發明的名詞)看到一則很有意思的文章,裡面講到怕老婆。
說太平天國的洪秀全,這個十九世紀想在中國建立一個人間天國的夢想家,他有八十八個妻妾。人家說三個女人就可以像菜市場一樣吵鬧,八十八個利益相衝突的女人自然更是天天鉤心鬥角;為了好管理,洪天王竟然列出了「毆妻十大要項」,分別列在他的「天父詩」裡的第十七和十八首,他說:
「服事不虔誠,一該打;硬頸不聽教,二該打;起眼看丈夫,三該打;問王不虔誠,四該打;噪氣不純淨,五該打;講話極大聲,六該打;有喙不應聲,七該打;面情不歡喜,八該打;眼左望右望,九該打;講話不悠然,十該打。」
看了這些條文,覺得真正該打的是洪秀全本人,做他妻妾得虔誠信主、得聆聽他的教誨、不能直視他的眼睛、也不能東張西望、要有好脾氣好教養、講話要輕聲細語,得隨時面露笑容,被責罵怪罪時不論對錯都不能辯駁,但要你講卻不講也不行,犯了這些,通通可打!並且,妻妾的地位應該和禽類獸同等,不然在「第七打」裡面,就不會說「有『喙』不應聲」,要知道「喙」指的是鳥那種尖尖長長的嘴,把人的嘴說成是「喙」,要不是他娶的妻妾都是鳥嘴獸,就是在他心裡這些妻妾都跟禽獸同等。
 
在東方有這麼荒謬的「毆妻詩」在西方卻有一個完全相反的故事。這個故事是在古羅馬時期,這是日本一位作家鹽野七生的作品「古羅馬人的故事裡」說的。
說古羅馬有一個專門守護夫妻的女神,叫做「比莉普拉卡」。在那個時代,如果古羅馬城有夫妻吵架不能善了,雙方可以相約到供奉這個女人的神廟去敬拜,敬拜的時候當然也要像我們去廟裡拜拜的時候會有些禱詞,而這個禱詞更可能就是希望女神能夠了解吵架的經過、內容,以便可以此為本,化解紛爭,並且給予祝福。但祈禱許願的時候是有規矩的,那就是在向女神「告解」的時候,一次只能由一人說話,另一個人無論如何只能靜靜的聽不能插嘴辯駁,一個講完了再換另一個,同樣的,另一個人在對方跟女神喃喃訴苦的時候也只能閉嘴;這樣,很自然的,就變成一方在說時一方就不得不凝神傾聽。結果,往往在兩方都說完了以後,雙方激動的情緒經過冷卻早已平復,而冷靜下來看事情的時候若不是覺得其實對方未嘗無理,就是覺得其實也沒那麼嚴重,於是自然而然也就言歸於好不再計較了。
我覺得這位女神真有智慧,這一套理論和作法到今天都還有用!這些年來天主教一直在推的「親愛家庭」,其實用的就是「傾聽」這一套法則。根據統計:夫妻吵架時,只要有一人願意在吵架「當下」冷靜幾分鐘去傾聽,很多糾紛都會消失。而這種作法和心胸,不但在夫妻之間,在所有人寄關係也都適用。傾聽和尊重對發表達的權力,應該也就是現代人際關係最重要的部分吧!
 
廁所,就看到這麼有趣的文章。突然想到媽媽生病的那段時間,我常常坐公路車去新竹陪她,二姊曾經問我:長長三個鐘頭的車程,你都做甚麼?通常我都看書。我說。在那段時間,坐車,還有媽媽睡著的時候,我真的看了不少書。想到這些,不禁想到媽媽生前常常也會說些俚語俗說傳奇故事給我們聽,有時還會唱歌謠,媽媽也有一個有關打老婆的俚俗:「老婆老婆,三日一打,三日沒打,變成祖奶奶。」這個要唸成:「ㄌㄠˋ ㄇㄚˇ ㄌㄠˋ ㄇㄚˇ ,三日 ㄙㄛ ㄉㄚˇ,三日ㄇㄡˇ ㄉㄚˇ ,變ㄋㄛ˙ ㄗㄨˊ ㄇㄚˇ」,哈哈哈!可見以前古老社會裡,女人真的沒地位。
文章,最後也是在想媽媽裡做結尾。最近,我好想媽媽啊!
 
附註:昨天晚上,我在睡前看到一篇好文章,就忙著說給我們家那個電腦大王聽,準備要睡覺的他忍耐著睡意聽了一會兒忍不住問:「你每天晚上睡覺前看這麼多東西不會睡不著嗎?」我說:「怎麼會!每天晚上睡覺前的閱讀,就好像是我小時候吃飯盒時候的那一顆滷蛋!」
小時候帶便當到學校,不喜歡吃飯的我總把最喜歡吃的滷蛋總是留在最後,那是一種經過努力之後的享受的感覺。
 
唉!想到這個,又想到小時候媽媽養雞,自己滷雞蛋給我們加菜的事,五月份是母親月,我好想媽媽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